Мафия.

I Am You.(不定长短不定期更之第十三更)

没有剧本的戏,就只能按照多数人的意愿去演。

人生苦短,及时行乐。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连日练功,腰伤复发,今日积水潭医院看病!主任说小碍,张继科出征奥运前基本骨折状态,顿时让我唏嘘,为了国家的尊严及荣誉,那么多人在拼命付出,看来我也要更加努力的对待自己的艺术!向@张继科 及中国乒乓球队致敬。”

李玉刚微博一分又是千层浪,于是积水潭的医生成了焦点,积水潭成了媒体蹲守的位置,在积水潭总等不到,他们遍自觉转向了其他方向。

然后,曾经那层同时熄灭灯的十三层楼,如今成了避免运动员就诊困难的特设场所。队医解决不了,去医院又太麻烦,干脆建一个专门的地方,还不必担心去看病的引人注目。
曾经被解读张继科被问及与神秘女友同居的甜蜜微笑如今再被解读为一个伟大运动员对伤痛的释然。
曾经被媒体拍到的进进出出这个小区,被解读为来张继科家做客的队友,如今都成了来次做专业治疗的。
马龙成了主要被采访的对象。
……媒体,在化神奇为腐朽和化腐朽为神奇间自由切换。

乘此良机,张继科继续尽如人意地对东京赛场上的一眼向我致歉。我,按计划等待媒体将我的所有,我的出生、学历、个人经历、个人成就一系列公之于众后,等待媒体带着张继科的歉意,来质问他们敦促张继科道歉的受害者为何不回应。

……媒体,不必推波助澜便能自成一脉。
最终,我们都如愿以偿。
以前的绯闻成了人心所向的伟大,没有人做错的意外让波及到的人一个莫名其妙地道歉一个莫名其妙地接受。
我的回应大底是说不是他的错,为他辩解也为我辩解,为何这么久不回应,因为不在意所以不关注,不在意的不是事情本身,而是这件事的影响,因为不在意影响,所以没关注影响,自然还不知道张继科道歉了,也就更没什么居心叵测了。当然,在媒体面前,这仅仅是我个人说辞。
张继科乘胜追击地展示他的绅士风度,邀请我如何如何……由此展开一段依旧让人生疑的相识。

I Am You.(不定长短不定期更之第十二更)

落地之后,接机场面复制了国乒里约凯旋的盛况,只是这次,等待的人们多了一个要等待的人——那个新晋国际裁判。
朋友开车载我在机场高速上疾驰,我从车窗远远地望见国家队的大巴被扛着长枪短炮的人们围着缓缓驶走。

我的确参加了这次边贸会议,作为顾问,随行五天。期间我全身心地投入到会议中,无暇担忧那些找不到我就开始刨根究底的媒体,只是偶尔,想想张继科。

终于送走了所有宾客,婉拒了东家预订我毕业后来他公司工作的橄榄枝,接到了几天来张继科的第一条短息。他知道我开会忙,所以结束了才把几天来的安排攒在一起说,他让主治医住到了他家,把我那间装成了医疗和复健室,带着我的东西住到了马龙家隔壁;给我发了我的新住处的地址,是正对我学校大门的公寓。接下来的几天他会顺着舆论方向跟我道歉,但我要继续消失不必回应,直到我被媒体挖出所有,再站出来接他的话。

道歉不道歉的,谁又没做错什么,他也不知道他那一眼会恰好看到我胸口的扣子崩开,让意外由无关紧要的人来承担,有必要吗?

I Am You.(不定长短不定期更之第十一更)

想出来办法,打了一通电话,在登机前我去洗手间换了正装出来。
登机后确认了整舱都是他的自己人,便要求调了座位到他旁边。刘国梁看向我,马龙赶紧上前与他说话。直到飞机准备起飞,马龙才坐回来。

“怎么穿得这么正式。”先开口的又是马龙。
“北京刚好在开一个边贸会议,叫一个朋友来举牌来接我走VIP。”
“要是没这个会议呢?你打算怎么办?你俩打算怎么办?”

队长就是队长,操心的事儿真不是一件两件。

“本来打算这次你亮相之后,直接办证,再过上一段时间就公开。谁知道这又出差。”张继科懒洋洋地说着,好像这并不是件棘手的事。
“现在却不能让所有人知道我们认识,之前的铺垫也成了隐患,对吗?”
“是……而且你可能暂时,要搬家了。”
“这些都没问题,重点是,你当时在看我。”
“所以我在你哭的时候过去了,我想,我们可能得从道歉开始……”

“虽然进程就变慢了……”马龙接着张继科的话往下说。

慢一点就慢一点吧,人在疾风里,总担心被连根拔起,一损俱损。

I Am You.(不定长短不定期更之第十更)

结束了我的世乒赛所有场次,我有些害怕却又迫不及待地打开手机。终于我一次又一次在脑中遏制的画面呈现在网络上,还有我最担心的张继科的那一撇终究是被细心的网友拿出来分析,于是不仅我成了舆论的焦点,因为那无意的一撇,连张继科也跟着一起。

你根本无法在现代舆论中找到一个有力的支点去反驳她们的捕风捉影,因为舆论早已成为一个只求单纯发泄的平台,你看着她们因为追求与众不同而反驳已有的观点,匮乏的言辞毫无遮掩地暴露她们的幼稚,她们只为了不同所以有立场,而她们的脑子里完全没有能支持她们立场的学识。她们甚至听风就是雨随风倒,可是她们并不在意自己的言论有多么微乎其微的重量,只求引起她们同类的共鸣,然后一窝蜂地混淆视听,像是无止境地灌水,让人喘不过气。所有人像无头苍蝇,不知什么是方向什么叫秩序,分不清是非,只顾着自己嗡嗡着,更别指望她们能认识甚至承认自己错了。

事情的发展已经脱离了我们预想的轨迹——我,由纽扣崩开而引发低俗地热议、由张继科的一撇而怀疑一次意外的真实性、由人们假想的精心设计的意外引起对我人品的怀疑、由对我个人的怀疑而要继续探索、人肉我、然后我作为一名年轻的国际裁判又饱受争议……我想着、哭着,内心从未如此荒凉,明明我什么也没做错。

我攥着手机,在走廊的尽头对着窗外流泪。我听见什么人在我身后走动,却不想着躲避,他们该听到我的哭喊,虽然对于他们的良心来说,这无济于事。

然后,张继科来了,胸前挂着金牌,递给我了一瓶水。我想我已经站在这里很久了,决赛都已经打完了,我也哭得已经缺氧了,我扶着栏杆,想要接过他的水,却发现早已没有力气。他正要把水塞进我手里,我们就一同感受到了摄像机的曝光。

工作人员驱散了要涌过来采访的媒体,老裁判也循着声音过来找我,她把我带回住地,什么也没说,只是照顾我敷脸、吃饭,安慰我睡觉。

我被使馆安排与国家队一起回国,从东京登机时并没什么状况,我早早地先于国家队安检,人群中并不显眼,我在短暂的安宁里,想着落地后该如何脱身。

I Am You.(不定长短不定期更之第九更)

世乒赛如期而至,我按计划通过国际裁判的考核,并迎来裁判生涯第一场国际大赛。
我并不与国家队一同前往,而且为了无论哪个层面地避嫌,在赛前我不能与任何中国队的人接触。
于是在东京国际机场落地后的我,一个人在凌晨五点的东京,漫无目的地走着,脑子里复习着赛程、规则……
企图规避所有的失误。

到达住地,我幸运的发现我有一个德国的老裁判带我,常言道,用她的语音与她说话她会记在心里。我用德语向她请教,她便亲切地告诉我一些经验,叫我不用紧张,专心坐在场上就行,一切有她。我再看赛程什么的的时候,她便叫我不用看,放松自己,少些负担。于是直到入场,我才知道张继科在我所在的旁边的球台打,而且正对着我的位置。

比赛第一天,现场六个球台同时进行比赛。每个球台ITTF都有电视、网络直播。
我的精力出奇地集中,对球的判断也出乎意料的准确,对面是前辈的赞许,她身后张继科在场上的拼杀尽管不断引起沸腾却早已成了背景。
直到我所在球台的第三盘,丹羽孝希对阿鲁纳,10:9的关键球。丹羽申请暂停,我将TimeOut放在球台上,此时我对面的张继科已经大比分4:0横扫张本智和。我看着他收拾东西准备离开,我在的场也该回归比赛,原本以为他离开了就更加没有能影响我的因素了,可就在我将TimeOut提下球台的一瞬,胸前的扣子意外崩开了……要知道全世界的观众都能看到这一幕,我迅速紧捂胸口,再抬头,却恰好是张继科无意地瞟了我一眼。

我故作镇定地该干什么干什么,老裁判也承担了接下来场上的所有事宜……我想我的眼里一如既往的冷静、严肃,但我早已听不见周围的声音,看不清球的来去,只有意识里不断放大的影响和张继科的那一撇。

我不知道接下来的比赛是怎么结束的,谁赢了谁输了……被安排的第二场比赛在隔天,我有充分的时间调整好自己,老裁判也在回去的路上安慰我……

在这个乒球回暖的时代,关于乒乓球的一切都被无限放大、聚焦……我不敢看电视、手机……我不能马上直视这样引起的注意。一切仿佛失去了控制。

I Am You.(不定长短不定期更之第八更)

“怎么讲‘也是同’?”这回换做我问话,既然这茬提起来,那就进行下去,说起来我对这三人还是一无所知。
“看来你并不认为我俩是同?”马龙饶有兴致“那你这不是明知故问了?”说完看向夏露。
“同不同的,爱上了还哪里顾得上那么多。”
话题又变得凝重,有的人心有余悸,有的人却不想多说。

“所以说下一步怎么打算?”
我和夏露又恢复到低头吃吃喝喝,听着两个男人的对话。
“世乒赛,会有一个新晋国际裁判……”
“张继科……”马龙正认真地听他说下文,而我却忍不住打断他。
“怎么,不开心吗?”
马龙和夏露还一头雾水,而我却从没想到会以这样的路径成就曾经的幻想。

我曾幻想,作为一个国际裁判,在赛场上与他们相遇。于是从三级裁判,中间送过礼、做过弊,直到一级裁判以后,才真正执法过几场比赛。在俄罗斯做交换的时候,为了宽裕生活费,在大学里执法;回国之后,因为自己的APP需要推广、升级,去执法各种大小比赛赚钱,但还是年轻资历不够,一直没有资格执法他们的比赛,所以一直积累不起国际裁判的资历,再加上中国队避嫌,一般打到半决赛就不用中国裁判了,久而久之,也就没那么积极地去争取国际裁判,没想到……

我不知该不该开心,在叫出他名字之后,不知道该继续作何反应……我怔怔的,回想起我曾距他和他们那么遥远、我曾日日夜夜以靠近他们为方向的追逐、我曾在追逐途中让周遭的事物击垮甚至搁浅了我开始的理由……如今,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我坐了在这里,亲眼目睹曾作为腐女粉丝幻想的狗血故事……这是真的,我为曾经的自己高兴,可我多希望这不是真的,我不想每一个我憧憬过的人如此煎熬。

在我还在独自感慨时,张继科已经将他掌握的我所有资料讲给了他们。算了,心想事成,没什么不好,我也正在解脱他,解脱他们。

如果说他们的爱,需要遮盖,那么这件事,目前只能由我和夏露来完成。

I Am You.(不定长短不定期更之第七更)


……
“不一样又怎样,嗯?马龙,你是不是疯了?”
“你才看到吗?”
“直通输的球,全他妈因为你!”
“你就这点儿出息,张继科!”
“谁他妈先没出息的?我拼的大满贯,你当就是为了我自己吗!?”
……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我和夏露不再听他们二人聒噪,也并不担心他俩会打起来还是怎么样,俗话说得好,没有什么事情是上一次床解决不了的,如果不行,那就两次。
还算默契地,我和夏露一起出来,溜达着就来到了超市。天色将晚,是该准备些饭菜,慰劳家里两个从事体育运动的人才。

再回去的时候,原先茶几上的茶盘已经被掀翻在地上,茶具和沙发上的靠枕零零落落,卧室里透出微弱的暖色,我和夏露轻手轻脚地进了厨房,开始女主人该做的事。

两道南京素炒,两道内蒙肥牛,一锅面一碗汤。若是中午,我们可能还会做个菜包饭做副食;又怪现役运动员忌口多,不能涮个羊肉过把瘾。

许是佳肴香气四溢将二人诱惑起,还不等我们把桌摆好,他俩便只穿着浴袍出来了。
“呦,真是内蒙人不能少了肉啊。”
“这素菜炒的比你那拍黄瓜强多了。”
我和夏露低头各吃各的,偶尔瞅着对面俩人相敬如宾。大风大浪是过去了,小别扭还是有的。

在奥迪创新说上马龙脱口而出的《不一样又怎样》,然后又马不停蹄地拉着夏露打cp粉的脸,纵然马龙这一波激起惊涛骇浪,却终究是被“谁住在张继科对户”又一洪流冲了过去。只是人们的眼光总是在他俩之间来来回回,能想到马龙的心是给夏露比的,却想不到《不一样又怎样》也是说夏露的,就连张继科都没想到。

“你也是同吗?”马龙突然问我。
张继科先是惊讶地看向马龙,又马上表示同样疑问地看向我。夏露也停了筷子,转过头等我的答案。
好的吧,内讧结束了,该研究一致对外的问题了。
“我不是同。”桌上的三人大惊失色,尤其是马龙的双眼立刻染上怒意。

“我是双。”

I Am You.(不定长短不定期更之第六更)

他边说着边要帮我系安全带。
“我自己系。”
“别动。”
他这霸道总裁体不是一天两天了本不用怦然心动的,但此时总得配合着脸红一下。
“去哪儿,见谁?”
“马龙家,见马龙,还有夏露。”
“先一致对外再内讧?”
“不,先内讧再一致对外。”
“是马龙心里过不去,还是你蓄谋已久?”
“我俩心里都过不去。”

一路,我警惕着周遭的事物,擦肩的车辆,驶过的马路。
“媒体都说咱俩同居了,带你去见朋友,有什么过分的。”

我担心的不是媒体,是他的自己人。但我什么也没说,毕竟纸包不住火,瞒的过外人瞒不过自己人。只是他、他们的手里已经有了砝码让所有人为他遮掩,而我和夏露不过是为他们手上的砝码贡献了微乎其微的重量,更多的重量源自他们自己已经拼下的万丈荣光。
毕竟这样的结果,总得有人为它负责,而这些人,不应该是他们自己,应该是把他们雕琢成现在这样的人。

我始终觉得,子曰之朽木不可雕,对于朽木来说是十分不公平的。作为被孔夫子看上的宰予,像工匠手中的原料,心甘情愿的任其打磨雕刻,放弃原本的模样,忍受千刀万剐,却因未能成就工匠的心愿就遭受嫌弃。
可是孔夫子又怎么能断定,宰予从前就不是人们所说的那样优秀?怎么能有自信不是因为归入自己师门后才变得懒惰?怎么能将错误归其一人之身?怎么肯定不是自己误导了他?
当初是你自己选择了它,是你一刀一刀把他刻成如今的模样,成品不尽人意,那只能说明是你技艺不精,是你断送了一块好料。

国家队禁止恋爱,男队女队又如隔天河,对恋爱的教育又只是默认的异性恋爱,从一开始就令运动员只生活在单性别的环境中,高强度的训练,高压力的思想输入……如此酝酿出了世俗难以理解的复杂感情,难道有什么可不被理解的吗?这样的环境还能保持“正常的”才是“不正常”了吧。

反同总以社会之总体攻击个人,可是每一个单个的同性恋个体不也是这个社会孕育的结果?如果说异性恋是社会培育出的正常产品,那么同性恋的产生不正说明了这个社会本身存在诟病?社会让男女分流,却奢望所有人都殊途同归;社会让男人和女人由性别分别聚集,却否认他们、她们之间友情以外的感情……终是人与人之间的爱,何关于性别?

很快我们到了马龙家,开门的是夏露,马龙端坐在沙发上,沏着茶,只是从马龙脸上看,这茶沏得并不闲情逸致。进屋寒暄两句,便被夏露拉着去了偏厅,远远地,一边聊着一边听着那两人叙话。

“科哥对你真够好的。”
“怎么讲?”
“当初龙给媒体透风的时候可是没顾着我。”
我想我也没什么黑历史可供各位看官鉴赏的,张继科才曲线救国的,不像你。她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坦然道“龙当时着急,没想什么周到又能一下煽动舆论风向的计策,直接走下下策了。”

究竟是怎样的窘境,才能把单纯相爱的两个同性逼成这样。

I Am You.(不定长短不定期更之第五更)


自达成共识后,“张导”便开始邀请我参观整栋楼,简直就是掩人耳目的豪华别墅。城里人果然会玩。
只是“别墅”里最夺目的不是巧妙的设计、不是奢华的家具……是每一个角落,他和马龙的点点滴滴。

“我想你并没经过他的同意就把我住的那间卖了。”
“他也没经过我的同意就有了女人啊。”
“那间应该是从始至终都那么空的吧。”
“这也是他不再在这栋住的原因。”他不再往下说。我也不再追问。

“三月份我先在深圳打比赛,比完了这场直通,会先从中介这儿透风,但你放心,不会透露你的消息。”
“从中介开始,不怕他们把你这一栋都扒出来?”
“透给的是自己人,这小区别人进不来。进不来的也会直接以为只是竞争使然。”
“然后看风吹草地现牛羊,逮着一只合情合理的继续?”
“正是。”

“2017年3月*日*点,记者拍到著名乒乓球运动员马龙女与女友从深圳飞往北京,落地后由首都机场乘车一同离开机场。”

“2017年3月*日*点,记者拍到著名乒乓球运动员张继科从深圳飞回北京,落地后由南苑机场驱车回自己公寓。照片1中张继科在午夜的路灯下中形单影只,此时仍然有灯光的住户显得格外突出。开始记者对十三层一侧的灯光并未多想,然而自张继科进入楼内不到一分钟,十三层的另一侧被点亮,照片2中还可看见张继科的身影。大约二十分钟后,十三层两侧灯光同时熄灭。记者又从这个小区的开发商处了解到,这栋楼每层两户,一户是张继科,另一户会是谁呢?同时熄灯只是巧合吗?”

消息一出果然掀起一波巨浪。张继科因直通刚刚结束,加之三创头兵的身份,自然是被媒体“逼问”,而他只笑不答却更是推波助澜。

一时间,舆论风向果断从“马龙何时结婚”、“马龙女友夏露”等等转向“是谁住在张继科的对户”。

结束一天功课的我刷着各种深度挖掘分析的八卦,一条短信打断了我“今天休息来接你,准备好了吗?”。

我们约在外交学院里人烟稀少的路上。
白色的路虎嘴上叼着一块明晃晃的jk445。
此地有银三百两。

“做什么。”
“做情侣间该做的事。”

如果想让人相信塑造的角色,那么你首先得自己相信。





I Am You.(不定长短不定期更之第四更)


精力过于集中在工作学习上,生活就显得十分懈怠,丧失了敏锐,所以直至今日才明白不相干的巧合不过是有人给自己加的筹码。
这么多天,我竟然没发现,整栋楼里,只有我和张继科。

也许在一般人眼里似乎是一份殊荣,然而于我来说,虽然开始觉得幸运,现在却觉得被随机捉弄了。

“您好,我之前购买的这栋楼还有哪间出售?”
“您好,没有出售信息。”
“这样,你联系一下原来的房东,我知道这整栋都是他的,问他有没有意愿售出其他楼层,我作办公室用。”
“我不知道您从何处得来的信息,但是……”
“不要废话,否则我直接去敲对面的门。”

果然,门铃很快响了。

“果然是搞外交的,不过我以为你会更早察觉。”
“看来并不是谁都可以入住,还经过了一番‘政审’啊。”
“就让你的偶像这样站在门外吗?”
“你不用去照顾你的客人?”
“他俩怎么能叫客人。”
“没什么坐的地方,站着或者坐地上吧。”
“这和我卖出去的时候没有一点儿变化。”
“我是不是太符合你挑选邻居的条件了。”
“你觉得有什么不妥,或者如果你觉得这样让你不舒服你有什么诉求我都可以尽量满足。”
“地段、安保、基础设施、楼层、内饰,连邻居都这么完美,就算是被人设计了,也不能得了便宜还卖乖。只是想知道这狗血的剧情该如何按照您的意愿发展。”
“如你所见,他身边有了女人,我也得有。就这么简单。”
“他不爱他的女人,所以你也不会,对吗?”
“你都说了你不该得了便宜还卖乖。”
“我只是确定一下,互利共赢也得先权衡利弊。”
“和你谈话很愉快。”
“演戏没有台词得有剧本,有什么事儿得提前说。”
“我相信你随机应变的能力。很快会再见,未来的外交官。”

他回去,我关了门。
最后一句不知是期望是肯定还是嘲讽。
但总之还是该干什么干什么。
如果卷入了别人的情感纠纷,最好的做法就是无动于衷。做戏,对于搞外交的人来说并不算什么。